吴思:中美煤矿工人的命价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中美煤矿工人的命价 ——兼论人本位的计算逻辑 一、引子 2006年5月2日,贵州省毕节地区威宁县的一处煤矿发生瓦斯爆炸,15名矿工遇难。6月6日,《中国青年报》报道了因死亡赔偿标准引起的冲突。 报道说:“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做了相应处理。然而,给死难者的赔偿却引起了争议:所有遇难矿工家属拿到了一人5000元再加500斤粮食!而根据贵州省政府2005年第309号文件和毕节地区[2005]70号文件规定,煤矿井下矿难死亡事故一次性经济赔偿每人应该不低于20万元。” 毕节地区行政公署专员黄家培的解释是:“发生这起特大事故的是非法采煤窝点,对于这种原本就不受法律保护的非法采煤窝点,政府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他表示,考虑到受难家属的实际困难,会严究矿主的刑事责任连带民事责
秦晖 : 什么是大国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大家都知道,最近《大国崛起》在我国热播,引起了很多的议论,这应该说是最近几年来一个意义很大的文化事件。什么是大国?我们要追求做一个怎么样的大国?很多中国人都很关注这个问题。   我觉得从电视剧对大国的选择来讲,有很多耐人寻味的视角。比如说,我们这个电视剧,大家都知道,古往今来有很多的大国,自古以来就有很多帝国,动不动就是横跨欧亚非的,金戈铁马,历史上很多这样的故事。但是电视剧《大国崛起》并没有选择这些历史上的大国。我的理解,是这个电视剧它是想把大国崛起置于一个近现代化的视野中来考察,因此古代的这些军事大国它并没有放入这个视野中。  但是就是在近现代这些视野中,有些大国究竟算不算大国,也是值得研究的。比如说就在近代化的开端时期,我们都知道,就在欧亚非这三大洲,
人性的张扬一直被意识形态化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人性的张扬一直被意识形态化 刘军宁先生在学术上是我的启蒙者和恩师。但这场“中国需要文艺复兴吗”的讨论中,我站在比秋风更保守的一侧。自由主义浮出水面,好像逐渐形成了时代的粗浅共识。但具体的分歧却一直难以得到深入讨论。十年前刘先生写作《保守主义》,知识界议论纷纷,好像他错把杭州当汴州了。现在文化保守主义的大潮,又像滔滔江水一样。朱学勤先生很早之前区别了英国与法国两种革命,但自由、民主、启蒙,契约这些观念,在英美和欧陆的不同走向之间,也一直难以得到更深入的、立场坚定的区别。刘先生说,“天地之间、个体为尊”。后半句在政治学和宪政转型的范围是成立的,也就是说在一切世俗的共同体中,在一切涉及强制性权力的场合,个体都必须是对权力的一种限制。呼唤“个体为尊”,就是呼唤一种守
崛起为何? 贺卫方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崛起为何? 最近《大国崛起》在央视的热播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这个系列政论电视片立意不凡,制作用心,以国家富强为中心,展现和分析了近代以来九个国家的历史进程,的确是近二十年来罕有的严肃之作。 当然,不足之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制作者用了浓重的笔触描绘了制度在推进一国富强过程中的巨大作用,然而,制度背后又是怎样的因素?制度是否只是形诸于书面的规范?为什么在许多地方,规范很多而秩序却很少?为什么近代以来那么多的国家制定了宪法,确立了权力分立原则,也规定了公民所享有的广泛的权利,但是实际情况却是宪法与事实各归各?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偏偏是英国、荷兰这样的国家,连部成文宪法都没有,却能够实现事实上的宪政? 更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一国的崛起究竟指的是什么。是否只是它的财富的拥有量
中国人误读的世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中国人误读的世界   两百年前,中国近代改良思想先驱魏源为“师夷长技以制夷”而力主“睁眼看世界”。两百年后,站在中国的视角表达中国立场的前提,依然是要对这个世界有着客观和理性的认知。   “我们误读了世界,却还说它欺骗了我们。”泰戈尔当年的提醒在今天的中国依然有着特殊的意义。当“世界误读中国”为国人义愤填膺时,人们却可能忽略了自己也在某种程度上误读着这个世界。 误读一:伊朗人恨死美国     【常见误读】为渲染和夸大其词,不惜将“反美”意愿牵强地加在伊朗民众身上,国内部分媒体一贯喜欢这样“先入为主”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张淑惠发自德黑兰 “伊朗那边是不是很危险?”“他们是不是特别恨美国人?”每次国内的朋友问起这些问题,我都要耐心地解释半天。   西方媒体对伊朗的
两个为什么 毛喻原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两个为什么 《真相——或对某些流行观点的不同看法》,也可以叫做《驳谬集》是我一直想写的一个东西,可惜至今仍没有写成。我认为,不虞国人的生活是被种种偏见和谬误包围着的,并且这种偏见和谬误还不仅仅是单方面的笃信和散布,这之中可能还存在着一种上下的默契和官民的配合,这无疑是世界上最大一批人相互勾兑的一个惊人的结果。我认为,如果这些偏见与谬误不解构,不破除,那不虞国人的认识还会继续反常,行为还会继续失误,行为的结果(每一个时代的现实)还会继续荒唐。 尽管此书没有写成,但书中的一些主题却总会像幽灵一样不时在我的脑海里游荡,仿佛那是一种挥之不去的阴影,一种排解不掉的情结,一个萦绕于心的噩梦。 比如,今天上午刚走出科苑书店,行走在公主坟东北角的大街上,我突然就冒出了一
刘军宁:制度决定,还是观念先行?从文艺复兴到宪政民主 发信站:天益社区(http://bbs.tecn.cn[1]),版面:政治学 刘军宁:制度决定,还是观念先行?从文艺复兴到宪政民主中国是需要一场作为新人文运动的文艺复兴,还是需要宪政民主?很多人认为,中国现在的问题是制度问题,不是文化观念问题。提出文艺复兴作为解决方案是对中国问题的误诊。我的看法则是,中国既需要作为新人文运动的、中国意义上的文艺复兴,也需要由自由的个体构成的宪政民主。两者之间,不是一个或此或彼的选择。不仅如此,没有借助于文艺形式的新人文运动的先导,没有精神上挺立起来的个人,宪政民主就无法在中国扎根,而不论中国人多么需要它。有不少朋友说,在今天的中国提倡文艺复兴,是在重复二十世纪初新文化运动所犯的文化决定论的错误,有“藉
心有壁垒 不见桥梁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心有壁垒 不见桥梁作者:林达 五月底,龙应台在大陆《中国青年报》的《冰点》专栏,发表了她的长文,《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下面简称《台湾》)。接着,大陆《读书》杂志(2005年第7期)刊登了的台湾学者赵刚的批评文章《和解的壁垒》(下面简称《壁垒》)。  龙应台这篇文章的发表,是对台湾在野的国亲两党主席连战、宋楚瑜出访大陆写的一些感想。龙应台文章发表后,大陆媒体一片寂静。很快,4个月就这样过去了。而赵刚的批评文章几乎是唯一被大陆媒体刊登的反应。于是,他的批评几乎带有盖棺论定的效果。  赵刚对龙应台的批评,主要指龙应台在不同的时代、试图分别在海峡两岸推销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现代化。他列举美国式现代化的种种弊端,指出美国才是龙应台应该批判的正确方向。二是台湾人赵刚以局内人身
总统之死这部英国电影对政治言论尺度的挑战,摇晃了今年的多伦多电影节。10月底以来,开始在部分美国院线上映。导演以仿纪录片风格,虚构了现任美国总统布什,在2007年10月出席芝加哥商业领袖会议时遇刺身亡。警方的地毯式排查,渐渐把焦点放在一个现场被捕的叙利亚人,曾去过基地组织参加集训。一年后此人被判罪名成立。但电影中的独立调查暗示,真正的行刺者却极可能是一个参战伊拉克的美国大兵。几个特勤人员、白宫幕僚、CIA官员和嫌犯,一直端坐在采访镜头前铺陈整个故事,与电脑合成的纪录片场景穿插起来。将导演反战和反布什的政治立场,刻画得令人坐立不安。从技术上说,这部电影达到了电影史上政治批评的颠峰。虚构的是未来的犯罪,落实的是现任国家元首,逼真的纪录片手法,完全使用政治人物的真实形象。连布什
余世存:英雄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余世存:英雄英雄 吴思先生在《出售英雄》的文章里极为朴素地讲述了中国人的英雄故事。他考察历史,以为对中国人而言,英雄乃是顺民向暴民转变的催化剂。清朝咸丰二年(1852年)旧历二月,浙江宁波府鄞县的农民因两项土政策闹事,放火烧了宁波和鄞县的衙门。挑头反对税收土政策的人叫周祥千,领头反对食盐专卖土政策的人叫张潮青。功成之后,即官府同意了考虑百姓的利益时,周祥千自首,张潮青和俞能贵被老百姓抓获送交官府,这些代表当地最大多数人利益的英雄,其最后的归宿是在大多数的沉默里(复归于顺民)被官府砍首;他们本来可以揭竿而起,与当时西南一带的太平军呼应或汇合的。读这样的英雄故事,“千载以下,犹令人叹息”。尤其是对自首的周祥千,吴思先生写道,“中国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英雄,在他们可以挑

zjjsbm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